索罗门代理商 历史上的德川家康,真的像《仁王》里那样吗?

更新:2020-01-10 18:18:27浏览:1753

简介:《仁王》第二弹dlc“义之继承者”已经推出了,在被卷入德川与丰臣两家大战之前,让我们先来了解一下历史上的德川家康。《仁王》中的德川家康战前:老谋深算在《仁王》中,家康公第一次登场,是接见服部半藏带来的主角威廉。家康位居“五大老”之首,领伏见城,拥有仅次于秀吉挚友、同是“五大老”之一的前田利家的势力。此种说法见于《庆长见闻录》以及家康的侍医板坂卜斋所著《庆长年中卜斋记》等史料中。

索罗门代理商 历史上的德川家康,真的像《仁王》里那样吗?

索罗门代理商,《仁王》第二弹dlc“义之继承者”已经推出了,在被卷入德川与丰臣两家大战之前,让我们先来了解一下历史上的德川家康。

爱玩网百万稿费活动投稿,作者 追月的猫咪,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说起德川家康,想必我们玩家不会感到陌生,历史上的他结束了“应仁之乱”后日本百余年割据纷争,将幕府封建集权制度推向顶峰。而在以日本历史为题材的游戏中,我们几乎都能看到他的身影。由于角色身材矮胖,又总喜欢把“忍”字挂在嘴上,故此也在玩家中获得了“乌龟”的称号。

每年的盛装巡游重现了当年武士们列队将家康公的灵位护送进日光东照宫的庄严场面

家康公上一次在游戏里出镜,还是年初发售的和风动作游戏《仁王》,在这款以关原之战为背景的大作里,家康公被塑造成了一位心系苍生、为了斩妖除魔和天下太平不惜忍辱负重的“明君”形象,也因此得到了来自异国他乡的主角威廉最坚定的支持。那么,在真实的关原之战中,家康公又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物,有过哪些影响历史进程的所作所为呢?

《仁王》中的德川家康

战前:老谋深算

在《仁王》中,家康公第一次登场,是接见服部半藏带来的主角威廉。虽然半藏与其余家臣都对家康恭敬有加,但能够看见守护灵的威廉却在端详许久后,疑惑地问半藏:“这人只是个小角色,你为何对他如此恭敬?”原来,眼前的家康公并非本尊,而是一名影武者。此举也让威廉见识了家康公谨慎而又老谋深算的一面。

《仁王》中威廉谒见家康

根据《庆长见闻录》记载,太阁丰臣秀吉在临终前曾设立“五大老”、“五奉行”,十位托孤重臣共同辅佐淀姬母子的同时,相互间的制衡也可维持权力的均势。家康位居“五大老”之首,领伏见城,拥有仅次于秀吉挚友、同是“五大老”之一的前田利家的势力。后来,家康“见少主(秀赖)暗弱、主母(淀姬)愚懦”,公然与伊达、加藤、福岛、蜂须贺等大名联姻,此举因违背了秀吉“大名不可私自联姻”的遗言,激怒了“五奉行”之一、且对丰臣家忠心耿耿的石田三成,后者跑到前田利家处劝说利家警告家康,家康置若罔闻,双方一度剑拔弩张。后在堀尾吉晴等和事佬的劝说之下,一场皇城内部的兵戈才止于一旦。不过,此事也让家康和三成从此结下梁子。

日本战国系列游戏中的德川家康与丰臣秀吉

话说石田三成这人,治国理政有一套,但为人心高气傲、爱憎分明,且十分重感情,对关系好的人非常庇护。早在侵朝战争时期,加藤清正、小西行长等前线将领擅自屠杀无辜百姓冒功,负责督军的三成便打算写书告知丰臣秀吉,但由于三成“素与行长父隆佐善”,于是乎这龟孙子就在书中故意隐瞒了小西行长的恶行。不料此书在运送途中被加藤清正截获,清正看后大怒,“示之诸将”,结果“诸将皆恶三成”。

《仁王》中的石田三成

秀吉去世后,1598年8月,侵朝大军回到日本,却只得到三成“茶饭劳军”的待遇。1599年3月,三成最后的靠山——前田利家也因病离世,于是乎新仇旧恨加在一起,利家去世的第二天,加藤清正、福岛正则、黑田长政等七名侵朝将领率军包围大坂准备武装讨伐石田三成,这便是著名的“七将刺杀石田三成”事件。

动画中的福岛正则(左)与加藤清正

至于三成是如何逃脱的,历史上有两种说法,一说为三成逃到伏见城家康处求救,后在家康的护送下安全抵达佐和山城。此种说法见诸于司马辽太郎《关原之战》以及江户时期日本军学家宫川尚古所著的《关原军记大成》等作品中,并且描写得非常精彩,将两位水火不容的政敌之间大打心理战的场面刻画得格外传神:三成前往家康处,家康先是一惊,赶紧带领家臣亲自出来迎接,三成见到家康后甚至都没正眼看他,只是象征性地作个揖,便径直走进屋里,而家康“亦无愠色”。哪怕后来家康作书将七将劝退,并派养子结城秀康护送三成出城,三成甚至连“象征性”的道谢都没有,可即便如此,家康依然不动声色,还制止了拔刀欲杀三成的家臣。

记载了无数风雨变迁的古城——伏见城

另一种说法为三成根本没跑到家康处求救,而是在亲信的护卫下冒死冲出重围逃进伏见城自己的居所,整顿军马欲与七将一死决战。此种说法见于《庆长见闻录》以及家康的侍医板坂卜斋所著《庆长年中卜斋记》等史料中。但无论哪种说法,有一点是肯定的,那就是正因为家康后来对七将要求交出三成的来信《御折纸》写了一封回书,这场丰臣系旧臣间的冲突才得以化解。面对落魄的头号政敌,老谋深算的家康不但没有落井下石,还出手搭救,既为自己赢得美名,又以“避难”为名劝说三成远离政治中心,从此皇城内再无人能制衡自己,可谓一箭双雕。

秀吉(左)死后,三成在政治上彻底失势,远离权力中心也就成了必然结果

三成离开不到半年,1599年8月,“越后之龙”上杉谦信之子、同列“五大老”之一的上杉景胜也离开伏见回到会津若松城,且在领地内修筑城垣、屯积粮草、招募浪人。然而,此时越后之地早已是家康亲信堀治秀管辖,他立刻将景胜的一系列疑似整军备战的举动告知家康,家康作书要求景胜立即返回伏见当面解释清楚。对上杉家忠心耿耿的家臣直江兼续在景胜的授意下写了一封回信,笔者试着将其主要内容概括为以下几点:

“一、我上次前往京城至今还不到半年,现在又得去,你当我神仙能分身管理属地啊?

二、修路造桥、招募浪人这些事,又不是只有我一个人在做,伊达、最上、由利,这些家伙不也在领地里干着同样的事吗?我就不懂为啥只有堀监物(即堀治秀)一个人这么紧张?神经吗?(笔者注:兼续原文真的骂人了)

三、家父(上杉谦信)忌日马上就到了,这么重大的事摆在面前你却还让我上京?你当你是丰臣秀吉啊?

四、你说啥‘如无反叛之心就请上京’,拜托你老人家都一把年纪了处事方式竟然还像个没断奶的小屁孩一样(原文:乳呑子の会釈),有没有反叛之心岂是上不上京就能断定的?

五、某些真想反叛之人,还装作一副啥事儿没有的样子搞联姻、拉帮派,活得何其滋润(各位听出暗讽谁了吗?),可惜这个人不是我。既然不是我,如果此时我还上京,那不等于向全天下昭告我上杉家确有反叛之心?不好意思这脸我丢不起!”

这便是大名鼎鼎的“直江状”,家康收到这封回信后反应如何无从考究,后世的文献及小说中或愤怒、或欣喜的说法基本都是后人的臆想。唯一肯定的是根据《庆长年中卜斋记》记载,家康曾私下对亲信本多正信说过“上杉家的人,果然不可轻视”。无论如何,之后家康正式以“平叛”为名出兵讨伐上杉景胜,“直江状”也成为了那场改变日本历史格局的战役——关原之战的导火线。

游戏里的直江兼续

战中:大胆坚决

根据日本历史学家中村孝也所著的《常州纪谈》介绍,当初三成在离开伏见城之前,曾经和直江兼续有过一次密约,大意是三成认为家康不久之后就要篡权夺位,为防止到时候局面失控,他希望上杉家能和自己联手:首先自己借避难之名回佐和山城秘密整军备战,随后上杉家也迅速撤回会津首先举事,到那时“东西呼应,共讨内府(家康)”。于是就在家康出兵征伐景胜不久,三成果然守信,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袭击了伏见城,对家康忠心耿耿的守将鸟居元忠切腹自尽。之后,三成更是以城中大名的妻女为人质,要求诸大名与自己联手共同对抗家康。

日本古装剧中的石田三成(左)与直江兼续,历史上此二人可谓惺惺相惜

只不过,不知三成后来战败被俘,押送刑场的那一刻,是否曾为此“义气之举”后悔过?

家康此次出兵,打的是为丰臣家平叛的名号,“大义”是站在自己这边,你三成身为秀吉生前头号幕僚,如今不但不帮我,还背后捅我刀子,龟儿子想造反不成?

果然,据《义演准后日记》记载,淀姬母子和城中的奉行众立即写书给家康,叫他回援伏见,讨伐三成。于是,家康不得不暂时放弃了征讨景胜的计划,在下野国小山阵所商讨下一步怎么办。讨论中,家康对手下诸将说道:我家康举兵,全都是为了丰臣家的大义,如今三成以家眷为人质胁迫诸位共同对抗我,诸位若想离去,但去无妨,家康绝不强留!

此言一出,原本就和三成有隙的福岛正则、加藤清正率先站出来声援家康;远江挂川城城主山内一丰更是心甘情愿将自己的居城白白送给家康;其余随军大名也纷纷表态坚决站在家康公这边共讨“反贼”石田三成……就这样,原本陷入动荡的军心,经家康公一番声情并茂的“演讲”后重新凝聚在了一起,这便是历史上被视为关原之战转折点的“小山评定”!

小山评定遗迹

关于小山评定,后世多认为完全暴露了家康虚伪的一面,不过笔者个人认为,家康那番话是不是真心暂且不论,但就当时的情况而言,他确实也没有其他选择。毕竟军心已乱,家康若以武力强留,以福岛、加藤为首的丰臣系旧将岂会就范?这帮人骁勇善战且对丰臣家忠心不二,是家康对抗三成的重要砝码,到时候他们闹将起来家康即使能镇得住,也必然会大大损耗本方战力。因此,与其说家康虚伪,倒不如说他是在最无奈的时刻说了一番不大情愿的话。

哪知,计划没有变化快。据《义演准后日记》记载,伏见城那帮原本站在家康这边的“墙头草”奉行众,忽然宣布和三成联手,并且还联合署名发布了《内府违令诸条》,历数家康十三条“大逆不道”的罪行,号召全国大名共讨家康。家康举兵,靠的就是丰臣家的支持,而这份公告的意义在于,三成正式以丰臣家的名义宣布家康是“反贼”,将家康用以笼络人心的“大义”硬生生地夺走——终于可以“名正言顺”地收拾你家康了!

游戏里的“小山评定”

陷入被动的家康,一方面要稳住军心,另一方面还得提防丰臣系旧将临阵反水,于是干脆回到江户城一个多月没有任何举动。就在他进退两难之际,前线的福岛正则忽然传来一封书信,信中说家康“大难临头了居然还有心游山玩水”。很明显,这是对家康的试探,于是已无退路的家康,做出了一个大胆而冒险的决定:挑衅以福岛正则为首的丰臣系旧将!

据《庆长年中卜斋记》记载,家康在给福岛的回信中说“我之所以按兵不动,正是因为你们前线将领畏缩不前。只要你们敢进军,我绝对随后跟上”。脑子本就缺根筋的好战分子福岛正则,果然被这毫无技术含量的激将法挑逗得热血沸腾,二话不说大手一挥就向三成打了过去,并仅用三天就攻下了西军的前哨站——地势险峻易守难攻的岐阜城,正式拉开关原战火的大幕!

《战国无双》中的福岛正则与加藤清正

在《仁王》的剧情中,家康的军队与三成的妖魔军对峙于关原。就在局面僵持不下之际,家康忽然下令向驻扎在松尾山的西军将领——小早川秀秋部开炮射击,巨大的炮弹掉落在眼皮底下轰隆作响,将懦弱的秀秋吓得魂飞魄散,仓促之下果断下令全军向三成的挚友——大谷吉继的部队发起攻击,猝不及防的大谷很快兵败如山倒。然而当秀秋的士兵们攻入大谷的阵地中时,却遇到了已经彻底妖魔化的大谷吉继,最后依靠主角威廉的出手相助才成功将大谷击杀。

《仁王》中妖魔化的大谷吉继

在真实的关原之战中,大谷吉继当然没有妖魔化,更不存在什么斩妖除魔的异乡人威廉。关键人物正是被炮轰的小早川秀秋。在后世很多文献资料中,秀秋都被描绘成一个平庸无能、贪生怕死之徒,例如编纂于江户时代的史料《黑田家谱》记载,1597年,秀秋被派遣到前线参加侵朝之战,然而却因为“轻率的行为”被秀吉召回,所谓“轻率的行为”书中并无明确说明,后世猜测一说为这厮擅自屠杀妇孺冒功;一说为在蔚山战役中轻敌冒进致使损兵折将。总之,归来后的秀秋被秀吉削减了封地,自此就和丰臣家关系不大好。

《战国basara4》中的小早川秀秋,一股逗比之气扑面而来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懦弱”、“无能”之辈,在关原战前却成为了被家康和三成哄抢的香饽饽:根据《关原军记大成》以及《木下家谱》等史料记载,家康为了拉拢秀秋,不仅恢复了他被秀吉削减的领地,还承诺一旦获胜将会给他更多的封地。三成这边的条件更诱人:在丰臣秀赖(丰臣秀吉之子)成年之前,秀秋可代理“关白”一职——也就是名义上秀吉的“接班人”!对于当时还不满二十岁的秀秋而言,无论哪方的条件无疑都具有强大的诱惑力,这份“幸福的烦恼”令他一直飘飘欲仙地持续到了关原之战当天。

日剧里的小早川秀秋

1600年9月15日,关原之战正式打响。三成军凭借居高临下的地形优势摆出“鹤翼”阵形,对家康军的“一字长蛇阵”造成了立体性压迫。而家康这边为了保存实力,将本部三万余人驻扎在桃配山按兵不动,他原本寄望儿子秀忠率领的部队前来增援,不想秀忠在上田城被真田幸昌的军队拖住,导致没能及时赶到关原参战。于是乎家康这边真正在前线作战的,只剩下先锋福岛正则、黑田长政所率领的丰臣系旧部,但这支军队人少力寡,很快就被宇喜多秀家、小西行长、大谷吉继等人牢牢压制,虽然家康后来离开桃配山亲自到前线督战,但战局仍不明朗。

关原之战古画

不过家康依旧镇定,因为他手上还有最后一张王牌——那就是驻扎在松尾山、约定作内应的小早川秀秋!可是,战斗从早上8点一直打到中午12点,眼看局势依然还在胶着中,而秀秋却没有任何举动。据《黑田家谱》记载,家康不断写书催促秀秋赶紧行动,但松尾山方向还是没有任何动向。毕竟,三成这边的条件更诱人,拥兵自重的秀秋,或许还是想好好掂量一下自己该听哪边的。不过,也正是这首鼠两端的作风,让秀秋遭到了后世无止境的贬低与唾骂。

而家康这边,眼看战况已不容他继续等待,于是再次做出了一个冒险的决定:据《关原军记大成》记载,家康命令本方铁炮队沿黑血川向松尾山射击(原文:松尾山に向かって威吓射撃を加えるように命じる)。大吃一惊的秀秋立即下定决心:命令本部1万5千余人从后方偷袭了大谷吉继的阵地,受其影响,原本隶属于三成的赤座直保、小川佑忠、朽木元纲、胁坂安治等将领也纷纷倒戈,战局瞬间扭转,三成的军队在一帮叛徒的冲击下很快兵败如山倒——这场决定日本历史走向的战役,最终仅耗时不到半天便分出了胜负。

大河剧中被炮击的秀秋

不过,对于“家康炮击小早川秀秋”的说法,后世还是涌现出了不少质疑的声音:例如日本历史学家三池纯正仔细研究了关原之战的地形以及双方的排兵布阵后,在其所著的《从失败者的角度窥探关原之战》中提出:家康的铁炮根本不可能射击到秀秋的阵地,秀秋听到的只是交战双方的炮火声,只不过声音离自己的阵地越来越近,于是他知道情况已不容他继续观望下去了。虽然迄今为止,所有质疑的观点都只是猜测,而家康炮击秀秋则是有明文史料记载。也正是秀秋的临阵叛变,决定了关原之战的最终结局!

关原之战结束没几年,年轻的秀秋神秘暴毙,传说他是被大谷吉继的鬼魂所害

战后:昭然若揭

再回头说说《仁王》,话说剧情里关原战场上,当石田三成目睹麾下最后一员猛将——岛左近败在主角威廉手下后,身旁的蛇男凯瑞阴森地向三成公怂恿道:“看样子您最信赖的武士也失败了,还是听我的吧,我向您保证,只要给我更多的灵魂,我一定为您扭转败局!”三成沉吟良久,面色凝重地答道:“拜托了……”于是,凯瑞凝聚了大量战死士兵的灵魂,召唤出一个满载着怨念的巨大恶魔,一举将胜利在望的家康军打得溃不成军。

《仁王》中巨大的骷髅恶魔

而在笔者看来,就真实历史上家康与三成而言,或许更有可能接收“凯瑞”建议的,反而是家康。

关原战后,家康立即搜捕并杀害了石田三成及其党羽小西行长等人,且擅自将原本属于丰臣家的大量领地分封给自己的宗族和亲信,并于1601年正式就任“征夷大将军”,建立德川幕府。接下来,家康将孙女千姬嫁给秀赖为妻,身份上,他虽然还是丰臣家的下属,但地位上二者已平起平坐,辈分上自己更成为了秀赖的岳祖父。随后,家康下令在京都修建二条城,由于修城基本上都是丰臣家出的钱,引起了福岛正则、加藤清正二人的不满,加藤清正曾抱怨说“如果这是为少主(秀赖)修城倒也罢了,可偏偏是为了将军(家康)!”福岛正则听后冷笑道“你要么乖乖干,要么回熊本城举事,在这抱怨有何用?”

大河剧《真田丸》中的丰臣秀赖。“二条会见”之前,他已整整十二年未踏出大坂城。

据《武德大成记》记载,1611年,水尾天皇即位,按照法度,身在骏河的家康要前往京都朝贺。到达京都后,他以作为爷爷想见见孙女婿为名,在二条城设下宴席,邀请秀赖前来与自己见面。按照惯例,只有主子才能命令臣子来会见自己,家康此举,摆明已将自己置于丰臣家之上。秀赖之母淀姬大怒,以“想见孙女婿应该自己来大坂”为由回绝家康,后在福岛、加藤等人的劝说下被迫同意,不过他们约定:由加藤清正、浅野幸长、藤堂高虎等人陪同秀赖前去赴宴,此过程中清正将携带短刀寸步不离守在秀赖身旁并伺机暗杀家康,而一旦行动失败,秀赖、清正都遇害的话,坐镇大坂的福岛正则将杀死淀姬、放火烧城,最后以自尽的方式表明自己对丰臣家的忠心。

日本大河剧中的淀姬,在那个纷乱的时代,她和秀赖的命运可以用任人摆布来形容

最终,或许家康对这伙丰臣系旧部还是有所忌惮,也或许他真的只是出于爷爷对孙女婿的思念之情,这场“鸿门宴”最终还是以和平的方式收场。据《清正记》记载,加藤清正在把秀赖安全送回大坂后,掏出怀里的短刀,双目含泪仰天感慨:“殿下(秀吉)的恩惠,今日终于报答了!”可惜,曾对淀姬建议“家康已70岁高龄,活不了几年了,请主母和少主暂且忍耐,待他一死,我等承蒙太阁殿下恩泽的旧臣,必将助少主夺回天下”的清正,最终没能等来自己期待的这一天,“二条会见”几个月后,1611年8月,一代名将加藤清正因病心有不甘地永远闭上了双眼。

《信长之野望14》里的加藤清正

“二条会见”后,家康取代丰臣夺取霸权的野心已昭然若揭,他需要的,仅仅是一个向淀姬秀赖这对孤儿寡母动手的借口。三年后,一向擅长“等待”的他,终于等来了这个千载难逢的时机。

1614年,家康邀请日本禅宗文化的代表——京都五山(天龙、建人、东福、万寿、相国五寺)的僧侣们解读一份镌刻在丰臣家所修建的寺庙里的钟铭文,文中有一句“国家安康、君臣丰乐”,由于前半句将“家”和“康”分离,家康认为这是丰臣家在诅咒自己“分崩离析”,要求丰臣家道歉并放弃大坂城,以及让淀姬母子来江户城“参勤”。丰臣家的使者片桐且元面对家康只说了一句“大坂城乃太阁殿下所建!”由此,家康决定出兵进攻大坂。而淀姬这边在真田昌幸父子、长宗我部盛亲、后藤又兵卫等受过秀吉恩惠的浪人们的支持下,也正式宣布跟家康翻脸。至此,那场象征着丰臣政权最后挽歌的决战——大坂之战正式打响。当然,此乃后话,这里就先不说了。

为丰臣政权吹响丧钟的钟铭文

总述:家康精神

我国当代作家柏杨在翻译山冈庄八的著作《德川家康》时,曾给这部小说作序,序言中柏杨认为:二战后日本迅速复兴的思想动力,正是“德川家康精神”。

何谓“家康精神”?众所周知,在后世很多文献史料的记载中,家康公都是一个有着超乎常人的“忍耐力”的人物:对自己有知遇之恩的主子今川义元被织田信长所杀,他不但没有为今川复仇,反而与仇敌信长缔结合约(在武士道精神中,为故主复仇是最崇高的“大义”,否则将被世人唾弃),且为了向信长表示忠心,他亲手杀害了自己的妻子儿女。多年寄人篱下的经历中,家康总是以“仁”、“义”的旗号笼络人心,却一次又一次干着打自己耳光的下作行径,在世人的不齿与唾弃中从青春少年慢慢熬成了两鬓斑白的苍老大叔,终于熬出了头。

山冈庄八《德川家康》

然而,“家康精神”真的就只是一味的“忍耐”吗?非也。在关原之战中,家康向世人展现了他除了“忍者”之外的另一面:一个深谙权谋之术、懂得掌控人心、精于用兵之道、关键时刻绝不迟疑手软的老谋深算的“政客”。当这些品质与他善于“忍耐”的性格结合在一起时,笔者只有四个字形容:深不可测!

因此,所谓的“忍耐”是处处摆出老好人的笑容逆来顺受吗?当然不是,而是懂得如何巧妙地“扮猪吃老虎”!就像柏杨在《德川家康》序言中所说“孤立的忍耐没有力量,而必须发自明智的抉择”。或许,这才是“德川家康精神”的真谛吧。

参考资料:

《德川家康》(山冈庄八 著)

《庆长见闻录》(天保3年宫崎成身校对本)

《庆长年中卜斋记》(板坂卜斋 著)

《关原军记大成》(宫川尚古 著)

《关原合战》(司马辽太郎 著)

《从失败者的角度看关原合战》(三池纯正 著)

《义演准后日记》(续群书类从完成会1984年本)

《武德大成记》(藤原信笃 编纂)

《黑田家谱》(贝原益轩 著)

推荐新闻

热门新闻

最新新闻

© Copyright 2018-2019 chefinblue.com 三港资讯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