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车新势力遭遇“美国劫”

更新:2019-12-03 10:22:15浏览:676

简介:此番动荡波及的远不止大华股份一艘船,造车新势力零跑汽车的“美国劫”才刚刚开始。前事不忘,后事之师零跑汽车并非第一个被美国泼冷水的造车新势力。这家年轻的中国造车新势力,在去年9月12日正式登陆纽交所。对

媒体暂停了所有的广播,品牌暂停了合作,激烈的中国竞争最终变成了“自我崇拜”。nba从未想到,一场打了73年篮球的职业联赛竟然通过这种方式进入了中国成千上万的家庭,变成了一只街上人人都在叫嚷的老鼠。虽然nba经历了“中国抢劫”,但美国政府从未停止过它的小举动。

长假后的第一个工作日,美国商务部对大华的创始人之一朱姜明“给予了打击”。中国华为公司作为出口控制实体上市后,美国商务部宣布中国八大科技公司上市,证券巨头浙江大华的股票赫然在列。毫不奇怪,大华股份于10月8日立即向深交所申请停牌,理由是它们打算披露重要事项。

遭受他人的灾难

根据财务报告,大华股份2018年年收入超过230亿元,占全球54家分公司收入的36%以上。由此可见,海外市场对大华股份有决定性的影响。如果把大华股份比作一艘巨轮,美国商务部公布的“实体名单”已经在海上掀起了巨浪。

“实体列表”的实质是黑名单。一旦被列入这一名单,它将失去在美国的贸易机会,并将受到技术封锁和国际供应链孤立。

值得注意的是,这份制裁清单可能会产生孤立的效果。不仅包含美国技术的组件、软件和服务的使用将受到限制,而且涉及美国企业的正常商业合同执行和供应链合作将受到极大影响,间接损害甚至将远远大于禁止贸易的直接损害。

尽管大华股份在公告中表示,正在评估“实体名单”对公司的实际影响,参照此前在“实体名单”中上市的企业的经验,最突出的特点是股价波动,这也是大华股份和和康微时停牌的重要因素。

这场骚乱影响的远不止大华拥有的一艘船,新的汽车制造部队对汽车的“美国劫持”才刚刚开始。作为大华股份的第二大股东,朱姜明还有另一个身份——零润汽车董事长兼联合创始人。零运行电机与大华股份密切相关。

我们很容易发现持股比例最高的股东是大华集团创始人兼董事长傅立群,其次是浙江大华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兼董事朱姜明,以及大华集团总裁李科。

大华三大股东与浙江大华科技有限公司的控股比例已超过50%,显示了零运行电机与大华控股的密切关系。

截至2018年底,零跑汽车已完成三轮融资,其中天使轮的融资规模未披露,pre-a wheel由红衫军投资,约4亿元。首轮融资由上海电气(香港)牵头,其次是红杉资本和兴业证券,融资规模约为25亿元人民币。

今年上半年对零排放汽车来说意义重大。自从第一辆量产汽车s01在一月份上市以来,它在六个月内完成了一系列的量产和交付过程。然而,根据零排量汽车的计划,原定于今年上半年开始的b轮融资推迟至今尚未听说。在订单萎缩、交货压力高、外部资金缺乏和股东“实体名单”危机的四面困境中,零运营汽车也将迎来前所未有的黑暗时刻。

不要忘记过去的经验和教训可以作为今后工作的参考

零排放汽车并不是美国第一批注入冷水的新生力量。9月24日,威来发布的第二季度财务报告显示,威来第二季度总收入为15.08亿元,比上季度下降7.5%。净亏损32.85亿元,环比增长25.2%,同比增长83.1%。

由于亏损超出预期,魏莱下跌逾20%,24日收于2.17美元。

接下来的几天,威来汽车的股价连续五个交易日下跌,10月1日收于1.32美元,为一年来的最低收盘价。接下来的几天,威来的股价略有上涨。截至10月5日收盘时,威来的股价为1.62美元,市值仅为17.02亿美元。

这家年轻的中国汽车制造商于去年9月12日正式登陆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第二天,股价达到13.8美元的峰值,市值一度超过130亿美元。现在它缩水了87%。

根据研究报告,光大证券已将其目标价格下调至2.02美元,并将评级下调至“减持”。伯恩斯坦甚至将维莱的目标股价从1.70美元下调至0.9美元,这是维莱的目标股价首次跌破1美元。

随着股价逼近1美元,确实存在“退市”的风险。根据纳斯达克的“一美元”退市规则,如果一家上市公司的股票价格低于每股一美元,并且这种情况持续30个交易日,纽约证券交易所将发出警告。如果被警告公司在发出警告后90天内未能采取相应措施自救以改变股票价格,将宣布停止股票交易。

幸运的是,魏莱昨天公布了这一阶段的销售数字。9月,尤其是收获季节,交付了1,726台es6,自交付开始后的4个月内交付了4,609台。魏表示,该公司已进入产能攀升阶段,质量和数量稳定。然而,9月份交付了293台es8,比8月份翻了一番。第三季度,魏莱共交付4799辆汽车,比上季度增长35.1%。这甚至超过了魏莱在第二季度收益报告中提出的4400套的指导原则。

随着产能的稳步提高,魏莱的产能逐步走上正轨。9月份的交付表现对威来汽车来说的确是一个良好的开端,之前它一直处于低迷状态,但不可否认的事实是,威来在用户上的巨额支出也让威来身心疲惫。如何保持纳斯达克的地位,确保健康的现金流,已经成为威来迫切需要考虑的问题。

对于新的汽车制造力量来说,他们所遭受的“美国抢劫”无疑是美国资本市场牢牢抓住了资本链的咽喉,使其充满了新力量跨越收支平衡线的困难和危险。

虽然长期投资价值不能单靠新车制造力量在成长过程中遭受的巨大损失来判断,但如果没有健康的现金流,恐怕很难支持一家初创企业生存下去。即便如此,我们仍然希望新的汽车制造力量能够顺利度过这场“抢劫”,从一开始就跨越巨大的障碍。

从一开始,苍山就像大海,太阳就像血。

广西11选5投注 吉林快三 大发888娱乐

推荐新闻

热门新闻

最新新闻

© Copyright 2018-2019 chefinblue.com 三港资讯 Inc. All Rights Reserved.